少吃多睡多运动

丨所爱隔山海丨

【叶蔡/蔡叶】METAPHOR 上



metaphor n.隐喻

叶蔡/蔡叶无差



*


这顿饭吃不下去了。


手机开始嗡嗡响的时候左叶就觉得,糟了好像不对,还没划开屏幕他就被烫到似的甩掉了手机。


一串串干净的文字真的挺刺眼。


干净呢,是指不带脏字,举报都没有理由的那种干干净净。刺眼呢,是形容内容。左叶过去十几年来不是没收到过质疑甚至抹黑,可那些文字或是带着明显善意或是小儿科到作笑料,他从未真正因此苦恼过。但那些都与此次不同。


他追了好久的歌手下午刚刚发了首张实体专辑,从作词作曲到包装设计蔡徐坤一个人全包了。左叶早早就从几个大粉那得知这个消息,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蔡徐坤一开始是在某直播平台做主播,不怎么出名,做做点歌陪聊靠小迷妹的礼物赚点钱。左叶知道他也是纯粹的机缘巧合。


左叶前年刚停学专心在家做全职码字者时,因为父母和杂志的压力大约掉了一斤头发。灵感在压力面前被吓哭被揍跑,他对着笔记本辗转到早晨可能才能敲出几行字。到后来左叶把自己关在卧室时总会记得严严实实拉掉窗帘——熬至天明后从窗外射进来的太阳就如同X光,令他有种被透视的感觉。


透视出无用的现实生活与从未存在过的才华。


他决定向学校告长假那天从未想过这么多。左叶初中就开始写点文字,向杂七杂八的杂志什么的投稿过很多次,几年攒下来也有了一些固定读者。前不久左叶尝试写了一个长篇的大纲,给责编姐姐看过后收到的是“小叶你能红啊!!!!”的全屏感叹号。他本没怎么入心,写了小半部之后就投了,没想到第一章刊出不久居然在这个颇有些知名度的青春文学杂志上有了火花。连载几个月下来出了第一部单行本,销量可观稿费喜人,对于他并不宽裕的家庭条件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左叶虽年少,却在现实与梦想的平衡中努力三思而后行。他决定停学一段时间,先专心攻下这部小说。


事实上现实总不尽如梦。当把写字作为职业时,它所带来的痛苦向来更刻骨许多。所以在日复一日的灵感枯竭—辗转反侧—自我厌弃—倒头大睡中,左叶感觉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长期宅男生活催人老,更催人绝望。


所以那天打开蔡徐坤直播房间时的场景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可以在左叶脑海里可以循环无缝播放。


蔡徐坤直播的时间太晚,虽然成功避开了与大主播的竞争,但相应的所谓土豪老板之流也早已入睡。房间里也就寥寥千人观看而已。加上他直播并不开摄像头,仅仅是对着桌面与播放器歌词,更没什么从表面吸引观众的能力。


【唱唱歌 我这么宠你们】
左叶发誓自己若不是无聊到一种境界,绝不会打开这种透着浓郁直男撩粉气息,又不好好运用标点符号的标题,但他的确无所事事。


“…
If somebody loves me
只因那个我便无比满足
我没关系 okay
不要为我费心也可以
…”


左叶听过这首歌,是夏天南韩的一档黑泡选秀节目里的歌曲。他追过节目,也略懂一点韩文,一下就听出主播刚刚唱到开头。那人带着有一点摇曳的嗓音,极其清透温柔,发声方式却随意如在耳边轻语。而音色与设备的优越让其即使从iPhone话筒流出的时候也仿佛在开演唱会。


左叶半夜在床头玩手机,声音开的极小,却在听到主播吐出前几个单词时就闪电般划高了音量。他有些手忙脚乱的又按了几下音量键,插上了耳机。主播韩文发音极标准干净,说唱部分时仍注意到控制呼吸声。左叶小小感叹了一下那人的业务水准。转入副歌后英文的吐字却让他一下红了脸,太温柔…太……


可能红了脸来的太快,可能喜欢来的更快。左叶僵硬地听完主播结束歌曲后软软向点歌的人道谢say good night,调整一下麦开始了歌单下一首的前奏。


那晚左叶听着直播睡着了。他隐约觉得自己伴着那男人的声音放空了好久好久,醒来时却神清气爽,没有通宵后下午起床的负罪感。他沿着散乱的耳机线摸到手机,屏幕亮太久,已经没电关掉了。左叶匆忙插上大功率的充电线。


他沿着观看记录摸到了昨日的神奇直播间。主播id好像是拼音,只写着“caixukun”一串明显不属于什么欧美语言的字母。左叶点进主播的主页,没有什么自拍抽奖推广之类的,只有几个直播录屏和感谢的动态。他依次点开全部听了一遍。


嗯,是昨晚的声音没错。淡漠的有穿透力的,笑着的要拥人入怀的。左叶前一秒觉得那人的声音在亲吻着耳廓,下一秒又在远远的走廊尽头听见他的声音。


他碰了一下自己似乎又烧起来的脸颊,去社交软件和搜索引擎上查了一下那人的名字。微博上主播的同名微博黄V认证是XX平台翻唱区主播,粉丝可怜的刚破千。他没发过几条动态,除了公式的节日祝福、平台广告外就是一些歌曲分享。左叶顺杆儿爬地fo了那人的音乐主页。“caixukun”大多听一些欧美电音和韩流歌曲,也cover过几首国产小情歌。


左叶偷偷点了like,从此每晚,啊不早开始准时蹲守直播间。他会在开播十五分钟点一首歌,如果“caixukun”挑中演唱后送一个中等价位的平台礼物。他的账号id叫Hyman小叶,每次歌曲结束后那个男生会轻轻讲一句“这是嗯…英文,小叶点的XXXX,谢谢小叶~”


左叶后来会在“caixukun”开口后点下控制中心的录屏键。


“caixukun声音真的很好听,而且他水平是真的很强!”左叶对自己说。他会在男生下播之后循环录屏,“而且他叫我小叶的声音也很好听。”


他没对自己说过最后一句。


贫乏的夜生活一天天有趣,职业也似乎踏上了正轨。左叶的杂志连载人气越来越高,他也不再被没有灵感而困扰。好像生活就要如这般美好下去。


而那天稳重的责编姐姐给他打电话时,左叶懵了。


杂志因为经济周转,等等,内部问题而要停刊。写手画手若愿意与原社签约,可以在明年的新刊上占一个坑;否则从下一期杂志起一切经济约停止,多余稿件不予费用。


左叶每个字都听的明白,心里却祈祷着自己什么都不懂。刚刚步入正轨的能赚钱的路就带给他当头一棒,未成年小写手被欺骗被抛弃,他意识到现实总不好过。写小说时,他绞尽脑汁不写悲剧,连角色的痛苦遭遇都要拐弯描写,比喻隐喻双管齐下,不希望其影响到读者的心情。


可是谁在现实中关心了他的心情?生活不艺术更不文学,没人用三千字美化他的命。没有人。


那天晚上左叶被动失眠了,不是自己有意调整至昼伏夜出的作息,而是瞪着天花板流泪的崩溃。刚过完年,即便他现在签约给毫无信用的杂志社也要起码十个月才能继续连载,而一个新的平台哪儿有那么好找,他这种本质透明的青春文学家没太多经济意义。


可能梦想就这么死机了吧。左叶点开caixukun直播间时这样想。没有等例行十五分钟,他随便拉着播放列表点了首小情歌。


刚刚开播“caixukun”还在闲聊,这回看见弹幕上有人点歌还调笑地回了句“小叶你又来了耶,今天怎么这么早呢?”


“心情不好”
Hyman小叶这样回答。


“为什么心情不好啊,怎么办呢?这么晚了,你要不要听完我唱去睡觉?”


左叶那一瞬间想跟他说我失眠了,想跟他说哎我失业了,我不仅上学没前途写作也没前途,我好惨。但他打住了。


“主播要不要开摄像头给我看”


左叶有一点崩溃,他其实只想听首歌,让那个男生的声音给他一点例行安慰。不知为何就敲下了开摄像头的请求。


这时候解释还来得及吗…


“…”
“啊!!!不是…”
“不一定要开!!!”
“没关系!!!”


“呵呵…”那主播轻笑。


“开摄像头吗,为什么你会有这种奇奇怪怪的要求啊。不过我今天刚刚演出回来,发型还没有乱,就勉强满足一下你吧。心情要变好,小叶。”


他窸窸窣窣调试了一些什么,然后在屏幕右下角拉了一个小窗口出来。


一张俯视角度的脸露出来。男生非常白,在摄像头自带的强烈对比下瞳孔的黑与肤色的干净形成强烈对比。他下巴极尖,在显示器自带摄像头下显得很瘦。


有点不好意思的晃晃脑袋,香芋色刘海摇成中分散在前额。男生笑了一下又不留痕迹地咬了咬唇。


“你说要开的喔。”


左叶愣住了,男生开口后虽然唱了他点的歌,他却什么也听不见——恨不得此时整个屏幕只有摄像头部分!


为什么你不露脸啊啊啊啊……左叶哭,握拳哭,抱头哭。用这样的颜值叫我小叶……啊不做直播,怎么会只有一千粉丝!这样的颜值配你的声音怎么也要来个微博一千万粉的抽奖!


“…谢谢小叶。”


左叶忽然回魂。在他暗自进入花痴模式时那男生的演唱已经结束了,提到他名字时左叶才堪堪反应过来。他手忙脚乱地送出和往常一样的礼物,打了一句“xiexie”。


“不用谢。你要是心情还没好的话,我先不关掉摄像头。反正,现在还没有什么人。我今天……造型也很好看。”


“好看”左叶很快在弹幕中答他。


那时主播已经开始了下一首歌曲,左叶也没有注意自己有没有收到回复。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手机屏幕右下角,那个小小的方框中了。


浅发色显高贵,眼睛很大,一闪一闪地,也可能是睫毛投下的阴影。吐字时花瓣唇一张一合,即便只看着唇瓣的起伏也可以打发几个小时的光阴。


那不是一张寡淡的脸,五官无论分开还是合在一起都是极美好的。左叶心想。那是能被人记住的样子。


他没意识到自己什么时候入睡的。


早上睁开眼,左叶身上一颤。“caixukun”昨天露脸时的模样在他梦里反复出现,踩着厚厚的花瓣,背景中氤氲着馥郁而惑人的玫瑰香气。他好像是红色的,花也是红色的。


左叶觉得有些害怕了,遍野的大红色向他扑来。男生靠近他时左叶不自主的向后退几步,却发现整个天空,都是红色的。


玫瑰香气更浓重了。


从那以后左叶每晚看直播时都带着一点脸红。“caixukun”一直开着摄像头,观看人数也直线上升。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左叶心想。


如果这样的歌手不能红的话一定是因为现在的人都耳朵不好。如果…如果他露脸都没有人气的话……一定是因为迷妹们都瞎了。


抱着这样的心思,左叶那天在热门微博看到“caixukun”的名字时也没有特别惊讶。


“caixukun”的名字后跟着的是近期小爆的一首电视剧的主题曲,每晚九点著名小花和新晋流量在X台缠缠绵绵演绎悲剧爱情。那剧的主题曲是挺有名的原创歌手写的,各大新歌榜上颇有一席之地。


为什么这两个会放在一起,还上到了热搜第五啊。左叶吐槽着。第五诶!第五是什么概念,这太超过了。


他点开后,首页是一个几万粉营销号发的视频:“白衣小鲜肉版《XXXXX》,第五秒我陷入爱情qaq”。后面跟着里面小鲜肉的名字,caixukun。


视频预览界面是他可以背默出的桌面与播放器。


视频预览界面右下角是他在梦里也可以画出的熟悉的脸。


不知道谁看直播时被男生的实力与外表吸引,录下来又分享到sns,又机缘巧合被营销号看中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


他听完后点了个赞。这一赞吓到了左叶自己。几万个赞!那是什么概念啊。他随即又点进原微博,评论转发一水的感叹号与好评,从“卧槽我真的恋爱了”到“这个主播是谁???????”到“我循环了一个下午”。


左叶顺着点了一排赞之后按了转发。这时他心里已经狂跳不止。这是什么情况?这是那个男生火了的意思吗?

他在热度靠前一条询问主播姓名的评论里楼中楼跟了一条,“他在XX房间号980802,凌晨三点开播”。


迫不及待地等到晚上,左叶打开了男生的直播间。三点过了不久,“caixukun”准时开播,没想到这时在线人数竟有近万人。他好像也被吓到似的,差点手抖将摄像头关掉。


“哇,今天人很多呢。”




*

-TBC-

可能提到的歌:
Comfortable(放宽心)- Simon D/One/GRAY
我们俩 - 郭顶
都是储蓄卡cover过的。

应该会有的后续:
(中)(下)?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