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吃多睡多运动

丨所爱隔山海丨

【周叶】薄情寡意 01

#首次长篇 请多见谅。

#OOC瞩目 架空设定。

#小红心和小蓝手告诉我它们好寂寞。











周泽楷第一次遇见叶修时,天气好得要命,子弹大小的雨点哗啦哗啦砸在他衬衣上,又沿着脖颈、胸口、腰线耐心滑落至水泥地面,造出深深浅浅的小水洼,在钢铁森林中蜿蜒成河沟。

当那片海淹到他脚下时,周泽楷才注意向便利店伸出的小棚子下靠了四步。他敢说刚刚没发现探出大半个肩膀接受雨露的沐浴的绝对不是自己。周泽楷用三根手指捏起大臂上一缕布料,几乎透明,从笔挺的材质变的软趴趴的,粘在一起的湿透的。他把那处抹平了,没理会全身其他皱皱巴巴拧起来的山脊,更没理会衬衣下若隐若现的流畅线条。


他顿了一下,眼神移向远处一个小点。


那个点匀速而缓慢地向周泽楷的方向移动,愈大,也愈清晰。光点有一张白净的面孔,但不是那种红润而健康的白皙,全身露在空气中的地方都透着病态的苍白。


他大约扭了一下头,大约向路边的小棚子处瞟了一眼,大约斜斜扫过一个眼神——周泽楷自己都忘记了那个眼神是不是真切的在他的脸上停驻过,不过无可置疑的是自己恰好中了一发那人随意发出的僵直弹。


周泽楷思维停滞了一下,暗暗腹诽。他开始思考那个眼神。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可能有漠然,可能有希冀,可能又有点什么别的东西——比如说恨意?


他没兴趣更没心情在意,即使那个走过去的眼神——的主人看起来是那么熟悉。周泽楷抖了一下紧紧贴在头皮上的黑发,试图扔出去一点什么顺着水流到脑子里的奇奇怪怪的玩意儿。 雨势大约小了一点,他进店买了把全黑的伞,撑开转身就跑。


周泽楷深知自己没那人悠闲的心情,大清早地在Downtown遛弯,下雨天举着把十二骨的深蓝大伞正装配工装鞋。他长腿迈开,鞋底踩踏水声发出的清脆催着他想起来了点什么。周泽楷空出来的那只手揉了揉太阳穴,他是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声名赫赫的叶总。


叶总,姓氏是叶而总是个名头,称呼的正是叶家少爷叶修。叶修少年出国留学,二十有几才翩翩回家,传闻几次家宴酒会就混个正正经经的地位。别人拉不下来,他大儿子的身份摆在那里;更没可能拉下来,谈吐进退有度行动雷厉风行。


叶家名下的产业不可谓不多,本市数得上的都有它一杯羹。而叶家大少回来就给了叶家,以及各种佩服的看好戏的一个“惊喜”。他弃叶家名头最大的金融产业不顾,转身投入文化产业。说小,出版社广告公司,说大,娱乐公司他叶修都不管不顾掺一脚。叶老爷子向来不屑这些戏子玩意儿,却眼睁睁盯着自己儿子几年间做出一番成绩,旗下的嘉世文化用五年彻底在行内站稳了脚跟,风来雨来不动如山。


叶修如今也未至而立,还端着一副病怏怏的面容,说没作西子捧心看着也是有气无力。近来公司实际的负责人亦慢慢转移至叶二少的股掌间。可谁敢有个二心?叶家兄弟双胞一对,长相酷肖关系亲密,他们外人再翻云覆雨也不过是在人家家族企业的金丝雀笼里,谁还敢把一根手指尖伸上去?


况且叶修精神状态如何,是丝毫不影响其手段雷厉风行的。见招拆招风雨不动,叶修任凭着同行作乱——既然终归是归他的。没人能从叶修手里抢出东西,除非是他玩了腻的。


可周泽楷印象中的“叶修”就是个不清不楚的贵公子形象,纵是有几分手腕也没有那个享福的命。谁不知道如今叶秋才是嘉世文化真正的掌门人,而叶大少不过是挂个好听的名号罢,这大半年已经渐渐淡出了众人视线,幕后也懒得当一个,不知哪处好乘凉。


他很奇怪叶修为什么在一个如此奇怪的时间地点出现,哪里是一个大少爷该来的地方。周泽楷自嘲的笑笑。还有那个眼神……如果他周泽楷大言不惭地接了,又是接受的什么外星球讯息。


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酝酿着发酵着,在头脑中四处碰壁。周泽楷确信以及肯定是刚才淋雨晕了脑袋,万般思绪缝补到最后扯了个同情出来镇场子。


你看他那面如金纸的样子。


在这里周泽楷和他的朋友们来打包票,他绝对不是那种虚情假意的人。他的同情就是真的同情,专卖店里卖的能打出发票的,即便这个同情的对象可能一丁点不需要这份“真情”。他就是可怜叶修的处境。

雨中的路泥泞难走一些,周泽楷跑回家亦用了平日二倍的时间。他摸兜拿钥匙,却在门开时顿了一下身形。


屋里不对。


屋里不对劲。周泽楷极准确的判断力与洞察力让他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门。茶几花瓶门厅皮鞋,他说不具体也不想开口,但周泽楷认为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公寓里进过其他人


周泽楷给江波涛去了条短信,一分钟后唯二碰过钥匙的人隔着信号塔面面相觑。谁碰了?不知道。大约是知道寄托点可怜的希望的只剩下监控室——周泽楷决定晚上去一趟。


而现在,安全起见他只能掉头就走。真不巧,周泽楷知道此时是自己忘了重要的东西,而巧的是,没人能确定此时此刻屋里有没有其他人。


脚步声渐渐小了淡了远了,清晨的公寓变得跟无数个之前一样寂静。公寓中探出一颗人头,左右瞥了瞥,又冷哼一声带上了门。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