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吃多睡多运动

丨所爱隔山海丨

【周叶】薄情寡意 02

#首次长篇 架空OOC瞩目 请多见谅。
#标题非别字 有意为之 周叶二人性格自然有“义”不假。
#我想我很想要一条评论…
#真·周叶only.



那人随便揉了揉头上的乱发,踢着鞋坐在周泽楷家的组合沙发上。

“真是奇了怪了老叶你说这周泽楷怎么还敢回家来?刚才他那下那可真是吓死我了要不是我动作快,看你这细胳膊细腿撑不撑得住十秒!啊不五秒!”

叶修懒懒靠在沙发的另一边,双手垫在脑后,一脚岔开了黄少天作乱的右手,“呵呵是啊,你说为什么。人家周泽楷是谁?天罗地网早都布上了,他还有精力在街上瞎晃悠,除了家里你给我找个安全的地儿?”

“叶修我跟你说你可真是不要脸,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拐弯抹角的夸自己机智,不过话说回来也是你怎么知道他要回家啊?还有你刚才真的看见他了?在街上?为什么啊……"

“停停停黄少天你停下,再叫唤周泽楷都招回来了。”叶修头痛,“不是我知道他要回家,是我知道他无处可去。”

叶修撑了一下手臂,换了个正经些许的坐姿。黄少天是知道他的计划的,却不明白为什么大清早自己催着他来周泽楷这个两个礼拜没落脚的小公寓,还风风火火的好像犯了急病。我手下的人起码十个都跑去堵他,叶修忍着魔音向黄少天解释,两周半个月饶是他周泽楷闷葫芦一个,也不可能没发现不对。哦,况且我让他们别太小心,尽情暴露给目标看就好。

黄少天还是愣着。但很快他看到叶修迅速舔了一下上唇,又说出一句让他更加不明不白的话来,

“何况他可不是'闷葫芦'。”



叶修胡乱呼噜两下黄少天新染成浅金色的头毛,注视着逐渐明亮的晨阳在他深棕色的眼珠子里发光灼烧。

“总之吧慢慢给你说,这个事儿也就是张益玮那天晚上头脑不清楚给我整的。哥是真没想到第二天他正式跟我签了名,这任务也自己下去了。少天你学学人家小周长得多端正,啧啧啧我是下不去手……"

黄少天整着头发压根没搭理他。你叶修下不去手?这话要是信了才算是着了叶修的道。叶修要是想,貌若天仙的玉树临风的还不是咔嚓一下,更别说叶修做的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糟命事儿。

“……但后来我改主意了。”叶修把视线移进黄少天的玻璃眼珠儿,“周泽楷有事。他以前真的有事儿。
“劳烦你收下眼神。我不是装疯卖傻,但这个单子非接不可。
“轮回自个儿的家务事儿,我一丁点不想管……想管的是周泽楷。
“别说为了兴欣,就算是帮你和文州一把,他,我这回必须查清楚。”

这季节周泽楷家的中央空调还没来,但黄少天感觉叶修和自己额头上都冒了一层薄汗,咕嘟咕嘟冒涌着小泡泡,没一会儿破了个干净。窗外的光线稍稍刺眼,他闭上双眼。

叶修很快又普通的张嘴:“行了黄少天。今天咱是没可能蹲,你公共人物一个趁早回家回公司去,被周泽楷逮着看你去哪儿哭去,小心他给你一个电话叫来一排娱记。你和我是没可比性。”

“你逗我玩?”黄少天扁扁嘴,露出一个完美无缺的笑容,“叶修不是我故意但你今天话真多,别是人周泽楷认出来你吓死了吧。这就散伙我黄少是你随叫随到随吃随扔的人?”

“周泽楷回来了。”

“叶修你妹。”

“再不走我亲自周泽楷打电话。”

“打吧打吧打吧最好周泽楷就在门口一脚踢飞你。”

“但我刚才拨的号码是喻文州的。”叶修温柔微笑。

黄少天刺——从沙发上蹦起来,“后会有期。”

叶修还坐在沙发上,听着黄少天逃走时关门刻意放低的撞击声,抿了抿唇。手机上的号码跳了一下,拼成熟悉的姓名。

“小安,来接我一下,周泽楷公寓楼下。”



安文逸把车稳稳停在楼下的时候叶修还在对付自己恼人的西装扣子,系上紧绷绷地勒着腰,蹦出一个美好弧度。他索性解了扣子跨上车,一屁股塞进副驾驶位置打了个呵欠。昨晚忙得太累。

不过看似安文逸也没准备跟他聊,稳稳地转动方向盘倒车。他系安全带的时候瞅了一眼小司机的镜片,金丝框里面鬼畜的blingbling闪的眼疼。叶修低头不语。

那天晚上张益玮找他谈的时候,酒精上头人有一丁点的眩晕,后来说到帮他查一个人,也是草草答应了。兴欣跟轮回没什么交集更没什么恩怨,叶修更是和张益玮普通关系,私交没熟到哪儿去,几十句话的历史。但没想到第二天张益玮差点拎着合同跑去嘉世寻他,吓得叶修匆匆跑回大本营。他酒吧那边白天闲的很,陈果看着地下也方便说话。

没料到真是“方便”,两人来去之间就顺手签了字。叶修虽然对那两杯酒悔得肠子都青了,但到手的鸭子不要他才是真后悔。何况这鸭子,不是一般的肥,合同上的价着实定了他一秒。

叶修晃走自己眼中的不宁。查个人,是他叶修的老本行、看家本领。只是……他听闻这周泽楷是轮回定下已久的继任人,怎么张益玮这个“现任”说查就查?但对面的老枪王一字一句也十分讲道理——他不放心。

他对周泽楷这个年轻人不放心。

叶修此时回忆还是自嘲地想,是啊,你轮回不放心的人让我兴欣摸底子,不怕我挖墙脚?但他没这个心思,发展中的兴欣站稳才是首要,一味的吸纳毫无用处。何况,这周泽楷有什么好、衣柜里有什么会跳舞的骸骨,还是先搞清楚为上。

但随着一步步深入,叶修这边的调查结果惨淡无比,周泽楷像是凭空变出来的普通人,人生前十几年乖乖读书陪父母,17岁被挖到轮回,前年枪法在一次突变中暴露,才被轮回上头那个人钦定为接班人。中间每一阶段的履历都毫无特点,按部就班平平无奇。而真正亮眼的两次变化,却丝毫没有预兆,也就挖不出原因。

常理说,叶修是没义务亲力亲为的,周泽楷咖位不够,凑不上他接任务的底线。但事实却是这诡异的调查现状让叶修萌生了一种重返青春的好奇心,吸引着他往下走往深挖。看在张益玮给的报酬和时间都极有诚意的面子上,叶修决定陪他玩玩。

于是,这一连串的结果就是叶修亲自下水,盯了周泽楷五天。昨晚苏沐橙和他在工作室翻了前一星期的记录,又告诉他旧嘉世新作的妖。叶修安慰她不着急不害怕没问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才说服了苏大小姐。刚刚出门一会儿竟正撞上周泽楷。

叶修那时候比周泽楷惊讶得多,若非对后果心知肚明,他嘴巴里早能塞鸡蛋,三个。叶修当机立断拨了蓝雨的号码又驱车赶往周泽楷公寓——叶修的齿轮咔咔转动了三个回合,才诞生了这个决定。

周泽楷发现而甩掉了人。周泽楷看见并注意了他。周泽楷无处可去只剩公寓。

叶修动了一下身体,把脸孔对着前车窗折射的日光。他早有一把周泽楷的钥匙,于是将计就计,瓮中捉鳖。

但是当黄少天与他在沙发上坐定的一刹那,叶修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后退了。他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后颈扯着嗓子喊不可以——

于是他藏了起来。这个幼稚的动作让叶修现在仍旧憋不住笑意。他知道这个动作不属于他。

但他也知道,周泽楷不属于他以往人物对象中,任何一个人。

他是,独一无二的,吸引他的。


------------------------------------------
本意是写帅气的修修和周周和帅气的谈恋爱 但私设如山设定错误百出 请选择性无视呜呜呜。




评论(5)

热度(21)